新冠病毒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武器?一篇文章全说清楚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planinterp.com/,武汉军运会

胖兵就寻思着,干脆单开一篇科普文和大家聊聊这个事儿,用最浅显易懂的科学语言,解释被传出若干版本的“投毒说”,为何是一场自己吓自己的闹剧。

目前市面上流传的给新冠病毒定性的说法有很多,小兵兵总结整理后将其归为几类,它们分别是:生化武器、细菌武器、基因武器。

如今有大量乱七八糟的关键词充斥着网络,可能阴谋论者自己也不清楚,到底该如何形容。

生化武器(生物+化学武器)这个词实际上是一个并不精确的概念,因为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,根本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。

生物武器是指能够被用于战争、破坏或恐怖活动的活体微生物,一般以病毒和细菌为主,也有一些生物武器使用真菌、立克次氏体。

能够造成生物危害的东西有很多,包括各种病毒的病原体、能够传播病毒的介质、细菌、真菌、寄生虫等。

在上一期关于传染病的文章中,小兵兵提到的兔热病毒、黄热病毒、耶尔森菌(鼠疫)、霍乱弧菌(霍乱),都曾被当作生物武器,除此之外还有天花病毒、登革热病毒、炭疽芽孢杆菌等多种可用病原体。

虽然病原体的种类繁多,但能够成为“生物武器”载体一般要具备以下三个特征:

1、具有相当强的传染性,且传染途径多样,如气溶胶、粘膜、呼吸道、蚊虫叮咬、皮肤接触、体液交换、伤口感染。

2、有一定潜伏期,在大规模感染爆发的初期难以被察觉和检测,有些病毒产生的早期症状与许多常见病症有相似之处,伪装性强。

3、极为廉价,比导弹、战舰、飞机便宜得多,一旦投放成功,杀伤效果有过之而无不及,被称作“穷人的”,因此经常被用于恐怖活动和不对称战争。

尽管新冠病毒满足了强传染的基本特征,但和真正的生物武器比,它就是个弟弟。

如人工培育武器级炭疽杆菌,人在感染后,很快就会在48小时内死于感染引起的呼吸衰竭。

就算发病后没有出现急性症状,也会在2-4天内死于败血症、脑膜炎、休克与水肿,幸免于难者也会留下较难治愈的组织衰变。

不仅如此,腺鼠疫尚有痊愈希望,而肺鼠疫和脓毒血鼠疫的死亡率几乎达100%,且有数天潜伏期,一旦快速大规模传染后集中发病,基本上没有任何医疗体系,能在如此短时间内拯救如此多的人。

而这两种杀伤力极强的细菌,早在二战时期就被当作生物武器使用,相比之下新冠病毒肺炎的致死率,不仅远远不如这两位“老前辈”,甚至不如SARS和美国爆发的那次猪流感。

此外,有许多迹象也表明,新冠病毒的传播是有机会在早期被阻断的,却因各种不利因素错过了遏制的黄金期,才导致疫情得以发酵。

说句难听但客观的话,如果只有这种程度的传播性,尚达不到生物武器的层级,如果你是投放病毒的人,会给对方留下阻断传播的机会吗?

目前,网络上流行的说法是,美国在武汉军运会期间借机投放,但这一观点同样站不住脚。

许多病毒和细菌必须依靠宿主才能存活,一旦失去了生存环境很快就会失活死亡,因此在运输过程中需要使用恒温、恒压、气密性强的特殊容器。

就算通过各种你我想不到的方法带了进来,武汉军运会又为何选择在一个鱼龙混杂卖野味的市场里投毒?

为了让病毒迅速而广泛的传播,一般情况下是多点投毒,武汉作为一个交通枢纽城市,投毒点更应该放在火车站、飞机场等地,而不是这个人流量只有千数人的小市场。

至于美国代表团成绩不佳,是因为心思都用在投毒上的观点……小兵兵只能说完美诠释了什么叫牵强附会。

他们认为这是外国势力将中国作为攻击目标,而将自己排除在感染可能之外的铁证。

胖兵现在负责任地告诉大家,这种观点有一个基本认知错误,因为生物武器无法“辨识敌我。”

对于病毒来说,凡能供其寄宿、繁殖的宿主都会被感染,而且因为风向、动植物、水源等不确定因素,生物武器几乎是不可控的,附带伤害和发生意外的概率非常高。

至于阴谋论者提到的那种【只感染特定目标人群】的基因武器,其实是利用了大家对基因工程的陌生。

人们只知道:A国和B国发生战争,A国想用生物武器杀死B国人,但担心会杀死自己人,于是研发了只对B国人起效的生物武器,A国士兵完全不担心被感染。

听起来道理很简单,人们也时常听到“基因编译”这类的消息,认为人类的基因技术已经足够强大,强大到能针对特定种群进行“靶向攻击”。

有这种感觉很正常,因为它的确停留在分子遗传学、合成生物学的分支理论研究中,而且美国在这方面的研究领先全球,但可惜尚未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,可用于实战的基因武器已经问世。

当然胖兵也注意到,在先前文章的评论区里,有一些质疑上述判断的声音:“小兵兵,你不知道可不代表不存在哦~”

对待既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事持怀疑态度本身没错,但如果你知道以人工方式改良病毒,还只对特定基因进行攻击的难度有多大,就会发现这种怀疑等于怀疑美国人造出来“天气控制器”。

然而病毒本身,就是一坨蛋白质衣壳包裹的RNA,大小以纳米为计,更何况许多RNA病毒,存在难以控制的突变性状,控制难度极大。

人类首次在基因层面完成技术操作,是全世界最顶级的科学家耗费四十年时间,砸下50亿美元,研制出治疗慢粒白血病的靶向药物“格列卫”。

表面上看,人类有肤色、种族上的明显区别,但对于人类的基因序列而言,这种区别实际上小到可以忽略不计。

随着遗传学的发展,科学家已经证明,仅凭肤色这种单一性状,无法作为人种区分的基本条件。

人类基因组图谱表明,即便是不同种族的人群,其基因相似度也高达99.99%。

剩余的那一丁点儿差异仅能被动表述肤色、发状、体态、血型概率、遗传病概率等,也可以理解为人的高矮胖瘦。

所以,在病毒眼里,地球上的70亿人都是一样的,它们感染你的时候,才不会管你有没有美国护照。

至于我们所看到由不同肤色、发色、体态所形成的种族差异性,也是不同聚落的人类,长期适应完全不同的自然环境所造成的。

▲人类基因组图谱证明了地域对人类基因的影响,同时也证明了全人类的DNA拥有绝对的共通性

另一方面,对世界地理的认识爆发性增长,让人类的交流、摩擦、混杂现象越发频繁和广泛。

世界上几乎没有任何一个绝对的纯色或纯种人种,这一点已经被人类基因测序工程所证明。

如果按阴谋论者所说,新型冠状病毒“被美国进行过基因加工,只感染亚裔”,且不说印度学者公布这个观点的论文,被学界批评的无地自容自行删帖。

就算线多万亚裔或拥有亚裔基因片段的人该怎么办?占全国人口的6%啊,都不要了?

▲美国曾在朝战、越战时期使用过生物和化学武器,但时代已经不同了,图为美国在越南播撒可致人残废畸形的橙剂

我们退一百万步,美国真的敢冒着被全世界戳脊梁骨的风险,以这种低效的方式来传播一种有突变风险、杀伤力还不如SARS的RNA病毒,对中国发动了生物战。

但大家要清楚,生物武器、化学武器、核武器、放射性武器,同属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是被国际公约明令禁止(屡禁不止)的四种非常规武器。

美国数十年来打着清剿这些武器的旗号,在全球进行军事干预,更何况他自己也是《禁止生物武器公约》的发起国之一。

稍微夸张一点讲,他们冒险使用,等于朝武汉扔了一枚,这就意味着对中国发动核战争。

所以,我们有充足的理由证明,这次新冠病毒肺炎的爆发和传染,不是美国使用基因武器的结果。

他们在全民抗疫的特殊时期,不仅没有做有利于战胜疫情的事,反而制造这种无脑造谣误国误民!

所以各位小伙伴,切勿被没有科学依据的谣言所欺骗,要以积极的心态做好防护。

何况我们现有的隔离和收治措施,已经被不断上升的治愈数字所证明是有效的,最终阻断疫情的传播只是时间问题。

前线的医护人员冒着生命危险医治感染者已经很十分辛苦,我们在后方就更不能自乱阵脚,被几句臆想胡诌出来的谣言所忽悠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